小豆之家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而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 小豆之家
Powered by LOFTER

一条流过记忆的河 (八十九)
随着左胳膊的肿渐渐消去,我又一次满血复活。中午吃饭时,已经习惯被人伺候的我依旧坐在座位上等着王昆和小灿帮我打饭,可今天我的饭却迟迟未到,她俩倒是已经吃上了。
秀:昆儿,我的饭呢?
昆:锅里呢!
秀:锅?
昆:嗯!
王昆用勺往嘴里塞了一满口饭,指了指门口,小灿低着头笑而不语,我知道我的皇权被推翻了。我站起身来,用右胳膊扶着左胳膊故做痛苦状, “哎呀,实在是太没有爱心了!”
逗的小灿咯咯直乐,王昆则一脸傲慢的说:“我们已经为你超期服务了,从今天开始到月底,你得负责每天帮我和小灿打饭作为报偿!”“嗯嗯!”小灿不住的点头!
秀:好嘞!(我向他俩做了一个OK的手势,说实话,这也是应该的)
正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天下午做完值日后,我和张精治在教室的后面踢球,你踢给我,我踢给你,你说怎么就那么巧,他一个大脚,球正好闷在了我的右眼睛上,我赶紧捂住眼睛,感觉很疼,他吓坏了,一个劲儿的道歉,又不是成心的道啥歉,我摆摆手表示没事儿,去水房冲了冲,感觉好多了,便和他道别独自回家。
可是坐在104公交车上,我觉得右眼睛还是有点儿问题,看东西都像隔着一层膜,就像是下过雨的玻璃窗。其实我并没有忘记我爸之前和我说过的话,有事儿一定要和大人说,可这事情就是这么巧,我爸他出差了,我是懒的和我妈说的,她一定会问我是谁踢的,为什么踢,找他去等等。可张精治真不是故意的,完全是个巧合,我决定忍一天,实在不行再和我妈说。
就这么睡了一晚上,你还真别说,看东西不觉得隔着一层膜了,但,从此右眼的视力却极具下降。
其实我视力本身也不是太好,这回可好了,左眼1.0 右眼0.1,还好我坐在第一排,黑板上的字到是也能看的清,好在单边工作正常不是。可我最怕的就是检查视力,这不,怕什么什么就来了。
今天我们班来到卫生室检查视力,我当然是先测左眼了,1.0还算正常,这就该轮到右眼了,医务室老师用杆儿指着1.0附近的位置,我说看不清,您再往上,老师又往上一格,我说您还得往上,就这么着老师一步步耐心的往上,我却没有耐心了,“老师,您往上的力度能不能大一点儿?”
老师到真是乖,一下子就指到了正数第三行,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第三行,不过视力表前三行的正确指向我都已经背下来了。
秀:老师,您指的是第三行的中间那个吗?
老师:你自己看呀!
秀:可是老师,我…我看不见杆儿头呀!
我说完这句话屋子里的同学全乐了,连老师都乐了,王昆更是乐的前仰后合的,令我十分之不好意思。
王昆这小子着实可气,不过很快我就得到了报复他的机会。所有检查完视力的同学都要到另一个房间进行色盲测试。老师翻开图册,指着图片让王昆回答是什么图案,没想到他居然看不出来。我就站在他的身后,我见那张测试卡的图案是一台拖拉机,便小声耳语。
秀:铁牛。
昆:铁牛!(聪明的他不加思索的随声附和)
老师:铁牛!什么是铁牛?
昆:铁牛?就是铁的牛!(圆,我看你怎么圆)
老师:铁的牛?
老师是一脸疑惑,此时,同学们早就乐成了一团
,我心说了,王昆,你今天倒霉就倒霉在这铁牛上了!
未完待续……
小豆之家敬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