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之家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而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 小豆之家
Powered by LOFTER

一条流过记忆的河 (九十)
阿嚏,随着一声响亮的喷嚏声,我突然感觉到西北风的寒意,北京的秋天本来就很短暂,说话冬天就要到来了。
不像住在单元房,筒子楼里的冬天是没有暖气的,所以在入冬之前,必须做好过冬的准备,那便是买煤。
和平里的煤铺位于第五俱乐部南侧的民旺胡同,向东进入胡同也就三四十多米的样子,煤铺位于胡同北侧。
长方形的煤铺厂区内,靠南墙一侧是煤铺的办公区。南侧紧邻南门的是开票室,屋门开在房子的东侧,朝东有一扇大窗,宽大的窗台上只开了一个带推拉门的小窗口,开票、交款都在这里进行。
厂区东侧一溜儿是低矮的储煤棚,占据了整个煤铺面积的一半。煤棚由木结构的框架搭建而成,木柱支撑的棚顶是由木条钉成的油毡层做成。煤棚内常年码放着两人多高的蜂窝煤,地上到处是积存的厚厚煤灰。由于光线昏暗,棚内常年开着几盏白炽灯,发出似醒非醒的光。
办公区的北侧是一间平房,里面储存着用于售卖的各种炉具、烟囱、火筷子、火铲等生火相关的工具。
八十年代正值蜂窝煤普及的年月,煤是国家紧缺能源,居民所需煤炭,需凭煤本分区划片儿由煤铺定量供应。那时的购煤本儿可与户口本、粮食本媲美,一年一换,煤本上面姓名、人口数量、家庭住址、购煤定量、大块、小块等等标注的一应俱全。
每当夏末时节,煤铺的工作人员便会挨家逐户上门登记,居民凭本交款预订。而此时的煤铺工人就要开始加班加点的生产了。生产过程产生的烟尘和噪音虽然扰民,但住在煤铺附近的居民却极少抱怨,因为他们一时一刻也离不开煤。
我和我爸拿煤本在办公区开了票,把票交给工作人员,约定好送煤时间,就可以安心回家等待了。
在秋末冬初的季节里,京城大街小巷随处可见送煤工人脚蹬三轮车往返奔波的身影。送煤工人汗流浃背将一车车蜂窝煤送到小巷末端、大宅深处,温暖着千家万户人们的心。
周日下午,按照事先约定的时间,运煤的三轮车准时到达楼下,送煤工通常会送几家的货,为了不耽误人家的时间,就需要我们加快搬煤的速度。一家人开始忙活,我妈负责在楼上家门口的走廊一侧码放,我和我爸每人带着一个围裙,手里各端着一个洗衣板,我姐负责和运煤工点数,并把煤放到端着的洗衣板上,为了避免搬运过程中掉落,通常也就码上6块,蜂窝碳的厚度较薄可以一次运送8块,但不能再多了,我就有一次没端住,损失了2块蜂窝煤。
我和我爸就这么一趟一趟的往楼上搬,中间并不会停下来休息,头上的汗水也只是用衣袖蹭一蹭,尽管很脏很累,但心里却是幸福的,仿佛感觉到了冬天房间里的温暖,感受到了在寒冷的冬季火炉所带给人的那种微熏而熟悉的味道,那便是家的味道。
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煤都已经被搬上楼并且码放整齐,就等着冬天的降临,看着这整齐码放在墙边的一摞摞蜂窝煤,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踏实,这个冬天就靠它了!
洗脸洗手换上干净衣服,坐在沙发上喝着刚刚沏好的茉莉花茶,我怀着急切的心情问道。
秀:妈,今儿晚上吃什么?
妈:红烧肘子,肉炒蒜苗。
秀:哈哈,红烧肘子,肉炒蒜苗!
我最得意这口,特别是今天干了半天儿体力活,我是胃口全开!
爸:儿子,帮我打点儿散啤去?
秀:好嘞!
接过钱和暖壶我连跑带颠的走了出去。
爸:啤酒搭的凉菜你就自己选吧……
身后传来了我爸的喊声,“还是松花蛋,我已经想好啦!”
未完待续……
小豆之家敬上!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