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之家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而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 小豆之家
Powered by LOFTER

一条流过记忆的河 (九十一)
收音机里播放着西伯利亚寒流即将到来的消息,大街上的人也都早早换上了冬装。树上的叶子掉落一地,只剩下几片叶子孤零零的挂在树枝上,顽强的抵抗着冬天的到来。
我在树下精心的找寻着合适的叶子,必须挑选粗壮和有韧性的叶柄,以便于我在拔根儿比赛中能取得优胜。
我挑选了大约二十根,通过内部淘汰机制最终留下了十根,我把它们放到了鞋里,希望通过鞋内温湿的环境来增加根儿的韧性,我有信心在明天的拔根儿比赛上一定能够战胜王昆,等着瞧吧,小子!
我是信心满满的回家,走到楼门口,发现爸爸正在楼下清理烟囱。他首先将之前为了避免锈蚀而堵在烟囱两头的旧报纸去除,进而仔细检查烟囱是否有锈蚀和漏洞,因为都是去年新买的烟囱,状况都还算不错,并不需要重新购买。
我将白铁皮的烟囱小心翼翼的搬上了楼,这时候我爸已经将炉子放到了屋子的正中,我俩开始安装。首先将一节烟囱竖直插入炉子上端的预留孔,将烟囱逐个相连,两三节之后装个拐脖(就是90度角的接口),然后烟囱横着转向就朝着窗户而去,穿过窗户,伸到了屋外,在烟囱的末端再装上一个拐脖,好让烟囱朝下,为的是不会往回倒风。将一个铁罐用绳子绑好,系在拐脖下端,用于接烟油。也就半个小时的工夫,安装工作大功告成。
上世纪八十年代,入冬装烟筒、开春儿撤烟筒,也是北京城的一景儿。因为季节的关系,几乎所有人家儿,同时都在做这事儿。这不,我爸装好了我家的烟囱又去朱大大家帮忙去了。
我本来也要一同前往,可就在这时我妈端着一个小奶锅走了进来,里面装着刚用生面粉和淀粉熬成的浆糊,透出一股小麦所特有的清香。
妈:秀儿,你别去了,你和你姐用报纸把窗户缝儿给糊上吧!
秀:好嘞!
我和姐姐住在朝西的房间,每到冬天只要西北风一刮,小风儿就会从窗户缝儿使劲儿往里钻,有时候还会发出嗷嗷的声响,房屋里的大部分热量都会从这里损失,所以用报纸糊窗户也是人们想出的无奈之举,不过效果奇佳。
我姐把报纸裁成半扎宽的小条,我用筷子蘸上面糊均匀涂抹在报纸条上,然后贴在窗户的接缝儿处,通常会贴三到四层,随着工作的进行,站在窗前的我明显感觉风小了很多,这种方法既简单又高效,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太好看。
我边抹浆糊还边用嘴尝,真别说,还挺好吃的,感觉要是放上芝麻酱和一点点儿盐,根本就是面茶。
在我正热火朝天的干活儿之际,丽艳儿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个刚烤好的红薯,红薯热气腾腾的,烤的出了油,香气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秀:你家已经生火了?
艳:嗯,今年冷的早,开火也早,这烤红薯可是第一锅,我还没吃呢!
秀:太够意思了,来,我请你吃面茶!(我用筷子挑起一些面糊假装喂给她吃)
艳:糊窗户的浆糊你自己吃吧!(丽艳儿扭头表示拒绝)
我把蘸满浆糊的筷子塞入口中,索利了一下,故作陶醉状,“嗯,好吃!”
姐姐和丽艳儿逗得哈哈大笑,她俩把红薯掰开,伴随着白色的热气,陶醉的吃了起来。
未完待续……
小豆之家敬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