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之家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而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 小豆之家
Powered by LOFTER

一条流过记忆的河 (九十四)
这一玩儿起来时间过的飞快,抬眼望去,俨然是一个雪雕公园,小鹿、小马、兔子、鳄鱼、企鹅…小朋友们是极尽想象力,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由于那个年代还没有滑雪服,衣服被汗水都浸湿了,小颖是满脸通红,丽艳儿也冻的不住的跺脚,我看已经快到午时,便提议我们仨各自回家换上干爽的衣服,然后在我家厨房集合,中午我给她俩做西红柿鸡蛋汤面,下午再集结一些人一起去地坛公园打雪仗,两人连声叫好,各自散去。
等她俩换好暖和的衣服来到厨房时,我已提前将葡萄糖瓶子装的西红柿酱打开,可能是由于当初罐装的时候没太弄好,这个月损失了两瓶西红柿酱,都是晚上的时候炸开的,橡胶瓶塞儿被瓶内气压顶的弹了出去,西红柿酱喷了一地,特别是其中一瓶是深夜炸开的,吓了我和我姐一大跳。
我在锅里放了些许油,待油热了之后倒入半瓶西红柿酱,放些酱油炒香,从炉子上提来已经烧开了的水倒入锅中,待水开后窝了三个鸡蛋,下了一大把挂面,香喷喷的一锅西红柿鸡蛋汤面就做成了,关上火再淋上一些香油,撒些食盐调一下咸淡,出锅儿。
我们仨围坐在红木桌子旁,边听评书边吃汤面,她俩对我的手艺是赞不绝口,我更是得瑟的全然不知哪里是北了。
吃完饭我们仨召集了左明、左亮、大朱和一些低龄幼稚儿童一齐向地坛进发。
由于是工作日,地坛里的人并不多,到处白茫茫的一片,红墙碧瓦配上白雪瞬间让我们穿越到了古代,脚踏在石板路上发出吱扭吱扭的声响,美极了。
也不知是谁先发动起了战争,一个雪球飞来正击中左明的后背,雪仗一触即发,也没有谁和谁一头了,罗圈儿架,大家打作一团,白色的雪球是漫天飞舞,不一会儿,身上脸上头上全是雪,欢笑声吵闹声不绝于耳,在静谧的地坛公园上空回荡。
爸爸到家时我正在炉子边儿上烤火,我爸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两瓶二锅头。
秀:爸,今儿晚上吃啥?
爸:涮羊肉!(我爸一脸兴奋的回答)
秀:太好啦!
说实话,没有比下雪天儿吃涮锅子更爽的事儿了,大冷天儿的一家人围坐在铜锅旁边涮边聊,岂不乐哉!
爸:儿子,我去点火,你去朱大大家把他们一家请来,大家一起吃!
秀:好嘞!
到了大朱家,我请朱大大、阿姨和阿萍姐先行,我和大朱主动要求去小院儿的菜窖里取白菜。我们先用铁锹和扫帚清除菜窖上盖着的雪,小心的打开木制的盖门儿,在菜窖上空划了一根火柴,火焰燃烧的很稳定,说明没有过量的二氧化碳,等待了约么三分钟,我这才从菜窖的梯子走下去,抱了一棵大白菜上来,你别说,由于菜窖温度湿度都很适宜,白菜叶儿一点儿没干,依旧是绿油油的样子。
我俩关上菜窖盖儿,抱着大白菜返回我家,这时候铜锅里的水已经烧开,我爸和朱大大的酒杯里也已经斟满了酒,既然宾客皆已到齐,那就甩开腮帮子开吃吧!
未完待续……
小豆之家敬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