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之家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而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 小豆之家
Powered by LOFTER

一条流过记忆的河 (九十五)
春节,中国人一年中最为重要的节日,也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楼里的很多叔叔阿姨都是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精密机床修理总站的,他们的老家并不在北京。离春节还有好几天,我就看到其中一些人满怀着憧憬与期待,提着大包小包踏上了回乡之旅。他们会带些北京特产回家,什么茯苓夹饼、果脯蜜饯、六必居的酱菜、牛栏山的二锅头之类的,当然带的最多的要算是稻香村的点心,四方纸盒子包装,上面盖着喜兴的红纸,用麻绳简单的一捆,好拿还有面儿,是馈赠亲友的佳品。
北京人是没有家乡的,换句话说,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乡。我最远只去过北戴河,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外地究竟是啥样儿,别说外地了,我平时大都在和平里和交道口一带活动,都很少会走出东城,我只能脑补他们回到家乡的情景,不过回家团聚的急切心情我想我是能够理解的。
小颖的老家是上海,我知道那是一个大城市,我在《霓虹灯下的哨兵》中看到过上海南京路的繁华与热闹,而且“黑不溜秋,靠边儿站”这句话还一度成为了我的口头禅。
今天是小颖出发随爸妈回老家的日子,一早我和丽艳儿前来送行,她的爸爸妈妈知道我们仨是很好的朋友,热情的招呼我俩,花生瓜子糖果一个劲儿的往我们兜里塞,“够了,够了,真够了,谢谢叔叔阿姨!”,就这一句话,我俩得重复了七八回。我送给小颖一把小剪刀、指甲锉和小镊子的清洁小套装,装在一个精致的棕色皮套里,是美国同事送给我爸的,她非常喜欢,承诺从上海回来时一定也给我俩带礼物。
对于不能在北京和我们一起过年她很是不舍,居然还哭了一鼻子,丽艳儿也是眼圈儿通红,我打趣的说怎么跟生离死别似的,她俩这才又破涕为笑,我们仨热情的攀谈了起来。
告别小颖回到二十七楼,左明同学早已等待多时,远远看到我俩便大步迎了上来,示意我俩先不要回家,陪他去位于和平里东街路西的供销社去买花炮,我和丽艳儿是欣然同往。
这小子平时没少攒钱,买了一堆花炮,你别说,一个人还真拿不了。
秀:左明儿,你发财啦?
明:呵呵,我平时攒的,还有我去年的压岁钱。
艳:真够能攒的!
明:你俩不买?
艳:我哥负责买,负责放,我负责看!
秀:我爸说今天会带回来点儿,不行我明天再来买。
明:好,明天我陪你来!
秀:好!
一行三人提着三袋子花炮往家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一进家门就惊呆了,红木桌子上摆满了花炮,我急步冲了过去,闪光雷、彩明珠、猪八戒、小坦克、老头乐、二踢脚、麻雷子、挂鞭,能想到的都有了。
秀:爸,你买这么多?
爸:单位同事送的,李阿姨本来是给他儿子买的,一家人临时决定回湖南老家过年,这不,成全你了!(我爸笑着说)
秀:太好啦!太好啦!李阿姨万岁!
我按耐不住喜悦的心情,坐在红木桌子前开始盘库,小挂鞭五把、大挂鞭五千响、麻雷子两捆……
未完待续……
小豆之家敬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