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之家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而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 小豆之家
Powered by LOFTER

一条流过记忆的河 (九十八)
快活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伴随着冰雪的逐渐消融,这六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是悄然而至,而这也将是我们在分司厅小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往往在一件事快到结束的时候,人们才会感觉到它的珍贵,可又无法留住,只能任凭时光慢慢的流逝。
这个学期的期末同学们将参加小升初的考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将决定我们人生的命运,起码老师和家长都是这么说的。
新课已经尽数讲完,每天都是复习,每天都有考试,连每日的扬琴练习都被取消了,我和其他同学一样,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这六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真不是盖的!
现在我和小灿不但一起上学,由于没有了扬琴训练,放学回家也是每天一起。我俩经常在路上讨论一些卷子上的问题,也曾在放学后一起坐车到花市新华书店买本练习册开阔一下思路,尽管每本书的背后都有答案,但我俩还是会利用午休的时间交流一下各自解题的思路,不会的地方通常会互相讲解,我俩的学习都进步的很快。
像是两个革命同事之间的友谊对吧?其实也没有啦,在学习之余我俩也经常插科打诨,乐的前仰后合。重要的是我们都想考上东直门中学,所以需要加倍努力,而且这一点不容有失。在那个车马都慢的年代,没有考到一个中学有时候就意味着从此的分别,而这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
当然,我们也会把学习中的经验分享给王昆,不过这小子玩儿心太重,不太上心。我想也可能是他已经知道了穆欣想要报考二中,而自知这绝对是自己力所不及时的一种本能反应。我也曾私下鼓励过他再努一努试试,毕竟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他却无奈的表示,对他来讲那不是摩托,而是火车!
我能体会王昆的心情,有一回周六下午我在王昆家玩儿,头脑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
秀:昆儿,你给穆欣写过情书没有?
昆:情书?没!我从来没写过那玩意儿。你给小灿写过?
秀:我那字太次,写了还不如不写!
听我这么一说,王昆是哈哈大笑,甚至没有试图安慰我一下,你说说我的字得有多难看!
那天下午,我俩做了人生中一个重大的决定,我们要各自写一封情书,他送给穆欣,我送给小灿。王昆的字很好,他当然是用写的,可我鬼主意多呀,我决定用录音机录一封情书。
在那个买面都还需要凭粮食本儿的年代,我居然录了一封有声情书,至今我都佩服自己当年的才华横溢。
至于情书的内容,我早已忘记,唯一能记得的就是我一个人关上门在屋里录了很久才觉得满意,当我把索尼磁带送给小灿时她已经猜到里面是什么了,她一直都了解我脑洞大开的性格。
还有两周就是小升初的全市统考了,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的准考证号。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二班有个女生和我的准考证号一模一样,我觉得奇怪,亲自去问她,果然,一字不差,而且我从侧面了解她在二班学习中等,并不是三好学生。聪明的我马上明白了,我不需要参加考试了,我已经被保送到了东直门中学,当时我的心情就像是鸟儿飞上了天空,鱼儿潜入了海底。
我是在操场上告诉李晓彤这个消息的,她开始将信将疑,不过后来经过验证终于相信了我的说法,喜悦之情也是溢于言表。
现在一切就绪,就差小灿这个环节了,为了不影响她的情绪,我并没有把我保送的消息告诉她,只是默默的帮助她复习。
小灿,加油呀!我在东直门中学等你!
未完待续……
小豆之家敬上!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