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之家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而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 小豆之家
Powered by LOFTER

一条流过记忆的河 (九十九)
毕业季,当满目皆是绿色,鲜花盛开,处处生机盎然的时候,我们却迎来了离别的时刻。
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我们这些曾经每天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孩子,吵闹着、欢笑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秋冬夏,从啥事都不懂的小豆包到马上就要步入中学的少年,其间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楼前的大槐树依旧枝繁叶茂,而我们,却即将离开这里,我们的母校,分司厅小学。从此我们大多数人有可能再也不会见面,只是把对方的音容笑貌深深的留在记忆里,珍藏在内心里那个永远为彼此所保留的柔软角落。
临近考试的最后一个星期,李晓彤、荣梅、常松和我,我们四个保送生主动担负起了班里的后勤工作,擦黑板、扫地,中午给同学打饭,帮助学习不太好的同学补课,我们只有一个愿望,让大家都能考出好成绩,并且也希望能够留住这最后的与同学相处的短暂时光。
在和平里五区二十七楼也悄然发生着变化,我们家邻居孙明明家搬到了单位在北三环胜古庄新盖的单元楼,朱大大一家也搬到位于光熙门北里的新楼。
其实我们家早就应该搬新家了,只不过我爸为人实在,好几次都把名额让给了别人,他总是说: “不着急,早晚都会搬到新楼,让更需要的人先搬吧!”
对于此事我妈颇有微词,“你总是这么让让让的何时是个头儿?你闺女也大了,还和儿子住在一个屋!”两个人为此还大吵过几回,我看到好几次我爸都在屋里喝闷酒,每次看到他这样,我总会过来安慰他说:“爸,你别在意,我觉得住在这儿挺好的,我还真舍不得二十七楼呢,这里有我很多的小伙伴,咱不着急!”每到这时,他总是把我揽入怀中,略有些激动的说:“儿子,我也是舍不得这里呀!”
其实我知道新楼的好,我和姐姐将有自己的房间,家里会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冬天再也不用买煤生炉子了,不过爸爸既然这么决定了,必有他的道理,我会无条件的支持他!
考试终于结束了,穆欣考上了梦寐以求的二中,王昆也被更适合他的二十二中录取,至于小灿和我,最终得偿所愿,不但都上了东直门中学,而且还分到了同一个班,得知这个消息时,我俩都高兴的不得了,王昆也酸溜溜的说:“祝贺你俩哈,最终你俩还是在一起了!”
我和小灿面面相觑,都能够感受到王昆此番话里的羡慕嫉妒,纷纷劝他不要伤感,咱们四个会是永远的好朋友,我们有空儿时一定会陪着你去找穆欣玩儿,毕竟她们家也住的不太远不是。听到这些王昆才又露出了笑颜,我们四个再一次相约在地坛公园玩耍,大家笑着闹着,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我们只需要享受彼此在一起的时光就好了,四人发誓做永远的朋友,没有什么事能将我们分开,可没想到,这一次的相聚,竟然是最后一次,而我,并没有信守承诺。
七月里的一天,我、我姐、恩东、丽艳儿、小颖、左明、左亮、大朱、阿萍,我们一行人来到住在胜古庄的孙明明家,参观了她的新家,明明妈是看着我们几个孩子长大的,离开了二十七楼十分的不舍,再次看到我们是泪流满面,想起了很多旧日的时光,感叹光阴流逝,激动时竟然一时语塞。
她把我和姐姐叫到一旁,对我俩说我爸爸是个非常好的人,他把新房子的名额让给了家里有孩子急需结婚的郎阿姨一家,第二次又把新房让给了家里有瘫痪老人的林大大一家,她满含热泪的对我说:“秀儿,你千万不要责怪你的爸爸,他真是少有的热心而诚恳的人啊!劝劝你妈妈,别和你爸吵,厂长说了,下一次分房无论如何都会把新房分给你们家,到时候我们大家一起来帮你们家搬家!”
听到明明妈说了这些,骄傲之情油然而生,我爱我的爸爸,爱他孩童般的性格,爱他的真挚待人,充满爱心,我想我长大也会做和他一样的人。
中午在明明姐家吃过午饭,我们一群孩子又来到位于光熙门北里的大朱家,他们的新家是个南北通透的三居室,大朱兴奋的向我们介绍了他和他姐姐的独立房间,崭新的厨房,干净的卫生间,雅致的客厅,说实话,单元房的硬件条件是真好!
大朱的妈妈做饭很好吃,我们一帮孩子边吃边笑边聊,晚饭后又玩儿了很久才依依不舍的告别大朱一家,坐车回到了二十七楼。
等我和我姐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钟了,我们只是在走廊里和爸妈打了声招呼说我们到家了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电视机里正播放高英培、范振钰的相声《钓鱼》,我听见我爸妈那屋也在观看,高英培那贴近生活的语言简直太逗了,两个房间都传来了阵阵的笑声。
秀:我说二儿他妈妈,你把大木盆给我拿出来呀!
爸:好家伙,我可赶上这拨儿啦!
我和我爸在两个房间遥相呼应,隔着走廊是笑作一团!
也许是今天一天太兴奋了,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妈:秀儿,赶紧起床,你爸脑溢血犯了!
我从朦胧中睁开双眼,我妈一脸惊恐的推着我的胳膊,我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去走廊的尽头求助刘叔叔,不一会儿,救护车呼啸着把爸爸送到了和平里医院。
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了,那个倒计时的钟终于敲响了,他没有来得及和我告别,就这么走了,享年四十四岁,这一年正是我的本命年。
他就这么的走了,没有说一句话,留给了我十二年的美好记忆,却也带走了我的童年。
就像我出生时头一次来到二十七楼一样,那一天走廊里挤满了人,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另一个房间传来的是母亲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实在无法呼吸,站在走廊里,远远看到小灿拿着把雨伞呆呆的站在走廊的那端,她焦心的看着我,一位阿姨走过去劝她回家,她不甘心的一步三回头,我没有和她打招呼,只是无助的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我知道这最后一眼也意味着我和小灿的告别,因为从此那个自信的乐天派他永久的消失不见。是的,最终是我没有信守诺言,因为我最亲爱的爸爸,他把我的心也一并带走了,从此,我迷失在了这条记忆之河。
The end.

评论(6)
热度(13)